“保障”宜与“供给”搭配吗
2014-05-15 06:17:16
  • 0
  • 0
  • 3

“保障”宜与“供给”搭配吗

黄殿容

毛泽东著作《抗日时期的经济问题和财政问题》里写有这么一句话:“发展生产,保障供给,是我们的经济工作和财政工作的总方针。”其中的“保障供给”这一短语,六七十年来一直常被人们直接或者间接引用。

1982年,笔者撰写一篇文章时,因拿不准该用“保证”还是用“保障”,曾查阅过1978年12月出版的《现代汉语词典》(后知这是该词典的第1版)。其中,释义“保障”为:“①保护(生命、财产、权利等),使不受侵犯和破坏。②起保障作用的事物。”释义“保证”为:“①担保;担保做到:我们~提前完成任务。②作为担保的事物:党的领导是我们取得胜利的~。”结合查阅该词典上“担保”、“供给”等相关词条,当时觉得,若以上述释义衡量,则“保障供给”中的“保障”应当改用“保证”。

第6版《现代汉语词典》(未检该词典第2、3、4、5版),释义“保障”一如第1版,只是第1版没有举例,而第6版在两个义项后都举有用例——但无“发展生产,保障供给”。释义“保证”,除照旧保留第1版那两个义项外,新增了“确保既定的要求和标准,不打折扣”这个义项——从这个意义上讲,“保证供给”无疑也是成立的。想必,在第1~6版《现代汉语词典》(以下简称《现汉》)里,都是找不到“保障供给”这个短语的。据此可以推知:《现汉》有关新老编辑虽未明示,但他们并不认同“保障供给”而倾向于说成“保证供给”。否则,他们不会在《现汉》“保障”条里一直都不选用“保障供给”这个典型书证,以及“保障供应”之类的用例;第6版编辑也不会给“保证”条新增上述那个义项。作此推测的理由主要在于:《现汉》“保障”条仅有的两个义项无一能够支持“保障供给”这一组合的成立。

与《现汉》不同的是——《辞海》(第六版,下同)“保障”条义项②为:“确保;保证做到。如:发展生产,保障供给。”《汉语大词典》(1997年版缩印本,以下简称《汉大》)“保障”条义项③为:“保证。毛泽东《抗日时期的经济问题和财政问题》:‘发展经济,保障供给,是我们的经济工作和财政工作的总方针。’”《现代汉语规范词典》(2004年版,以下简称《现规》)“保障”条义项③为:“确保,使充分实现 :增加生产,~供给。”以上版本的三部辞书中均无“保证供给”这个短语。可见,这三部辞书的相关编辑都认为“保障供给”是个可以成立的搭配结构。其中,《汉大》更是几近明示:“保障供给”亦即“保证供给”。

笔者在北大语料库中搜索到如下几个数据:键入“保障供给”,可得55个语例,键入“保证供给”,可得30个语例;键入“保障供应”,仅见25个语例,而键入“保证供应”,竟可看到184个语例。需要指出的是,以上所有语例通通出自现代汉语,而且全都出现在前述毛著发表之后;而在古代汉语中,无论是“保障供给”、“保证供给”,还是“保障供应”、“保证供应”,均搜不出一个语例。这样的搜索结果,似可说明一个难以否认的事实:对于“供给”、“供应”之类的词语前面到底宜用“保障”还是宜用“保证”这个问题,认为宜用“保证”者明显多于认为宜用“保障”者。在上述数据里,之所以“保障供给”略多于“保证供给”,或许主要是因前者出自伟人毛泽东的著作之中,人们一般不愿或者不敢轻易改之为“保证供给”吧。

《辞源》(1983年12月修订第1版)释义“保障”只有“保护障蔽”这一个义项,所举两个书证分别出自《左传》和《国语》,未举“发展生产,保障供给”。在古代典籍里,怕是找不到“保障”适于表示诸如上述“确保;保证做到”、“保证”、“确保,使充分实现”这类意义的书证的。

总之,截至目前,我们从《现汉》里找不到能够证明“保障供给”这一搭配合理的释义以及用例,而在《辞海》、《汉大》和《现规》三典里却都明显可以看到。这一现象或许值得语言学家们注意和公开展开讨论。

众所周知,语言是与时俱进不断发展的。笔者认为,虽然自觉或不自觉地以“保证供应”这种措词表示支持“保证供给”者为数众多,虽然“保障供给”这个说法可能于古无据,但它毕竟“出身”不凡、“出世”已久并在长期的语用实践中多次“现身”,因此,从客观上看,恐怕谁都否定不了它。假如《现汉》有关编辑一直认为“保障供给”并无不妥,抑或现已不拟继续回避“保障供给”难以否认这个事实,那么,似乎应该在下次修订时,给《现汉》“保障”条增加一个可以直接或间接支持“保障供给”可以成立的义项。当然,也可采取其他方式巧妙处理,以收异曲同工之效果。

不揣浅陋斗胆给编纂《现汉》的有关专家提建议,这是笔者撰此拙文的要旨。敬希方家不吝赐教。
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