审校奇遇:“慕容魔”与“拓跋蛙”
2014-01-05 17:48:51
  • 0
  • 0
  • 2

审校奇遇:“慕容魔”与“拓跋蛙”

       王中原

   鄙人不学无术,只能做点审校之类的小事,既被人依赖又受人鄙视。

   在2013年最后一天的一个聚会场合,《燕都文艺》主编郑把该刊校样交给了我,并恭维了我几句,无非是说我的工作重要之类。在场的石某人勃然作色:“王中原算老几,杂志好在于文章好,有两个错字算什么!”他说得斩钉截铁不容置辩,我只好做一回受辱的韩信。能人尚且忍辱负重,何况我这个无能的人呢。

   花费五天,看完校样。闲来无事,晒晒审校奇遇,敢说让人瞠目结舌。单说王文祥《慕容垂研究(二)》一文吧。

   “拓跋珪”,一处错成“拓跋蛙”,其余十几处全部错成“拓跋硅”。

   “慕容廆”错成“慕容魔”。

   “慕容暐”错成“慕容嘻”“慕容唪”“慕容嚏”“慕容疃”,花样百出,无一处正确。

   (“暐”,《现代汉语词典》有简体字,《辞海》的《中国历史纪年表》用繁体。)

   “慕容皝”错成“慕容鱿”,全文无一例外。酿成此错,该炒谁的鱿鱼呢?

   “慕容(垂+夬)”错成“慕容(垂夹)”。

   “慕容氏王公”错成“慕容氐王公”。

   “慕容垂研究”错成“莫容垂研究”(页边标题)。

   “慕容儁”写为“慕容俊”。

   (“儁”是“俊”的异体字,《辞海》的《中国历史纪年表》及词条皆为“慕容儁”。)

   “苻健”错成“苻键”。

   “库(亻+辱)官伟”错成“库俘官伟”。

   [“库(亻+辱)官”是三字姓。]

   “平规”(人名)错成“乎规”。

   “晋咸康三年”错成“晋成康三年”。

   “没弄清楚”错成“没弃清楚”。

   “旋即反叛”错成“旋即叉叛”。

   “大举北伐”错成“犬举北伐”。

   “不想用兵”错成“不想周兵”。

   “日益严重”错成“目益严重”。

   更搞笑的是这样前后相连的三个分句:

   “穿上自已的衣服,骑着自巳的马,乔装成自己的样子。”

   “自已”“自巳”“自己”轮番上场,招摇过市,各领风骚。

   至于其他错误和不规范处,难以尽数。

   一锅饭有一两粒沙子还叫人饭,有一把沙子只能喂鸡。

   看了这些沙子,石某人将怎样表态?

   不要忘了,沙子是石头的小兄弟。

       2014-01-05  13:58写
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